河南省巩义市方精舒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jfcheng.com

10年是个最低起步

2020-11-16 06:21

遇难者老贾五十出头,就住在顾册村,在邻居的记忆里,他常常早起到燕山炼油厂上班,偶尔到小卖部买烟。昨天早上老贾来不及吃早饭就出门上班了,这个早晨看起来跟往常没有什么不同。

然而没过多久小贾就得到父亲出事的消息,起初老贾还有呼吸,但几次抢救还是没能夺回性命。

一位住在附近的女士告诉记者,昨天早上6点多,她听见屋外有一声巨响,出门查看发现公交站台处发生了车祸,一辆白色丰台小客车车头几乎扎进站台南侧的沟里,不远处一名男子和一名中年女子躺在地上,小客车东侧的沟边上,以及沟南侧的墙下,分别有一名老太太、两名男子共三人被撞倒。

小贾说父亲不善表达,父母离婚后他跟着父亲生活,内向的父亲最疼孙子,但这个刚刚可以记事儿的小男孩,从此再也没有爷爷了。

昨天中午,李洋的亲人在良乡医院的太平间见了他最后一面,70岁的奶奶也执意最后看看孙子,到现在她也不敢相信一切都是真的。

昨天下午2时许,顾册公交站站台及周边依旧留有事故的痕迹。路面上的刹车痕依旧明显,站台前的护栏被撞飞了一半多,几块公交站站牌也被撞至路边沟里。

然而菱帅车仅后保险杠脱落,车身四周尤其是车头部位并无明显撞击的痕迹。“看起来撞得那么狠,这车不该是这样啊,难道还有第三辆车?”现场有人质疑。

每天早晨李洋都会先送妻子到车站上班,之后自己再到公交车站坐836公交车上班。昨天一早,李洋的妈妈送他到车站,这竟然成了母子之间的最后一面。

有目击者称,被撞倒的中年女子当时身着橘黄色的环卫工作服,身边还有扫帚。事发后,丰田车司机的一侧耳边上流着血,“他好像说了一句当时有车子别他”。但记者在现场未看到两辆车的司机。事发后,两辆事故车被拖离现场。

针对目击者的质疑,今天上午警方回应称,目前案件正在调查阶段,五名死者身份已经确认。视频显示,涉案车辆只有菱帅小客车和丰田小客车,不存在第三辆车肇事的情况。

今天上午,高通律师事务所郑洪涛律师告诉记者,交通肇事罪普遍意义上是指违反交通管理法规而造成他人重伤、死亡和威胁公共财产安全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的犯罪。从主观意义上讲,犯罪主体是过失造成的。

而在距离公交站台约几十米远的路北侧,还有一辆白色菱帅小客车也掉进了沟里。

一名目击者提供的事发后的现场视频显示,公交站台东侧10根直径5厘米的金属护栏断开。当时丰田车已经扎进站台西侧的沟里,不可能撞到护栏。

媒体报道称,有目击者看到,事发时路上车不多,但两辆车车速很快,行驶在左侧的菱帅轿车别了丰田车一下,致使其栽进路边沟里。

同事说,新婚不久的李洋本已经递交申请年假的材料,还没来得及多陪陪家人,就这么突然地走了。

菱帅轿车“擦”过公交站,撞倒护栏和站牌,向左掉头后撞进道路另一侧的绿化带。在此过程中多名路人被撞倒。

每天早晨四点半天还没亮,环卫工人齐浩然(音)就带着她的工具准时出现在京周路839总站到南关立交桥这段路上。四十出头的她靠打工供儿子念完高中,一个月前,孩子刚刚在河北老家参加完高考。邻居们都说齐姐热心得很,以后再也吃不上她做的包子了。

目击者拍摄的一段视频显示,当时丰田车后风挡破碎,轿车左侧受损严重。而菱帅车驶入丰田东北侧、路中央隔离带的排水沟,轿车后保险杠脱落,相比丰田车损坏较轻。

一名老太太被撞进了公交站后的排水沟,身旁还有辆自行车,被发现时已经没有生命迹象。

目前来看,涉事两车主的行为很可能已经超出了交通肇事罪的构成要件,可能有除了过失以外行为造成的严重后果。郑洪涛律师告诉记者,以该罪名导致他人死亡、重伤,公共财产受损的,一般都会处以10年以上有期徒刑,“10年是个最低起步”,郑洪涛律师说。

而“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”则比交通肇事罪要更加严重,主观表现一般为故意,客观上危害了公共安全,而且通常是造成重大人员伤亡。

目前,两车司机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,已被房山警方刑事拘留。

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@平安北京证实,昨日早6时20分许,在房山区京周路城关街道顾册村北,一辆京p号牌丰田小客车与一辆冀a号牌菱帅小客车由西向东行驶时,两车发生接触后失控撞向路边公交车站,造成4人当场死亡,1人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遇难的环卫工人身穿橘黄色的工作服,躺在车站前的马路上,一位男子瘫坐在她的身旁,边打电话通知家人,边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:“出车祸啦!人没啦!就在顾册车站这……”

站台附近的一棵树几乎被连根撞倒,沟里还有两摊已经干涸的血迹。一枚丰田汽标和一双黑色运动鞋散落在地。

逝者李洋是遇难者中年纪最小的一位。他是6号线地铁的辅警,5月中旬他终于把相恋两年的女孩娶回家,家里贴着的喜字还没褪色。